一夜透雨,秋意满城

 散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28 10:30
临窗观雨,雾锁寒江,满城烟火闪耀,晃动着怀旧人的心。 我亦贪恋这人间烟火,会被一时的色彩和明暗击中。 哪怕耽于柴米油盐,亦为这滚烫的人情所深深动容。 流年乱,而我却慢了身影。 书本太薄,写尽心中所想,却看不到来日方长;杯盏太浅,盛下了唇齿留香,却品不尽世间沧桑。 而今守候着一帘风雨,望着灯火闪耀的城市,我回望着过去,憧憬着未来,在眼眸半垂的隐约间伸出手去,好似捕捉到了自己的模糊光影。 想起木心的那句:一夜透雨,寒意沁胸,我秋天了。 ”晴不知夏去,雨方知秋深。 仓促之间,四季更迭,夏季的黄昏却为秋季的星夜铺了一条长长的道路。 曾于磐石城上拾取一片枫叶,数年之间,它陪伴着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城市。 当我翻开那本泛黄的艽野尘梦,它依然等候我在第二十三页。 听着窗外深街老巷的雨一坛接着一坛,过往的画面在眼前晃过了一帘又一帘。 不知深夜未眠的你是否还记得长江边上的那一轮秋月,一如春江花月夜里张若虚所吟:代代无穷矣文化散文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 ”不知中秋将归的你是否还记张籍秋思里的那一场秋风:洛阳城里见秋风,欲做家书意万重。 ”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 纵使酒香万里,亦有衷肠千结,难叙。 好似在每一个秋天里,我们大都以过客的身份行走于这世间。 牵着马致远天净沙·秋思里的那一匹瘦马,走过顾城的小巷,走过郑愁予的错误,直到走到海子面前的那片海,等待着春暖花开。 自十一岁离乡上学,于今二十又二,堪堪十年间再也没有回到过故乡了。 数年不饮井中水,只因我是离乡人。 旧时庭院覆满了岁月遗留的尘埃和落叶,再也无人去打扫。 儿时相伴的小黑猫,亦不知逝去几载。 村子里的老人相继离世,即便归去,又怎忍见那山包上的数座新坟。 旅人要敲开多少异乡人的门,才能最终回到自己的家;过客在异域四处漂泊,才能最终抵达心中的内殿?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我借着一团心火行走于这缭缭世间,得以度的茫茫黑夜。 所有的人和事,岁月都会替你轻描淡写,只走过这一场行踪无迹,心中留痕,亦无所憾。 看霸王别姬,里面曾说道:帝王将相,才子佳人的故事,诸位听得不少。 那些情情义义,恩恩爱爱,卿卿我我,都瑰丽莫名。 根本不是人间颜色。 人间,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。 ” 逢年过节回家,放下书包之后也会很自然的穿上白色的面粉大褂,帮着父母在小店里卖东西干干活散文,没多久身上便全是面粉,白一块儿的黑一块。 在学校天天洗澡上课打扮的体体面面的,在家一两个星期忙的没办法洗澡也是常态。 只是看到父母鬓角渐添的白发和眉间深深的纹痕,心中会很心疼。 在我这个年龄,若以后结婚,买车买房没能自己一个人扛起来,让父母受累,是的遗憾与愧疚。 偶尔刷刷微博,亦会见到这真实的世间。 跑长途大货车的司机带着几岁的孩子风餐露宿,外卖小哥在暴风雨中摔倒慢慢的爬起文化散文,又被路过的轿车溅起的水花冲倒,失恋痛哭的女子一条一条的删着聊天记录活的过程中,我们每个人都在一路奔跑。 或许多数事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一帆风顺,但也因此我们成为了可以乘风破浪的人。 每天下班回家,走过一条长长的小巷。 细雨霏霏而至,我撑开夜幕下雨伞,却遮不住这一场秋寒。 行人往来,抱着孩子的母亲脱下自己外套将孩子裹得严严实实的。 路边停车的司机为禹禹独行的老人打开了前照灯。 匆忙的将书包顶在头上冲进楼栋。 铁链拴着的小狗打量着路过的我,摇起了尾巴。 春观夜樱,夏望繁星,秋赏满月,冬会初雪。 若有一天你我暮年,静坐庭前,回忆往事,当深谙一夜秋雨,寒意满城,世故人情,暖在人间。 版权作品文化散文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文化散文

<small id='ifupgj4k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i3g2yd1'>

      <tbody id='vato7vq6'></tbody>